丁丁张:《亲爱的新年好》是发自内心想做的电影

        时间:2020.01.08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T.T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 一直以来,“北漂”这个话题从没停止过讨论,2018年一部《后来的我们》赚足了大家的眼泪,也收获了10亿票房。2019年最后一天,同样以“北漂”为话题的电影《亲爱的新年好》上映。这一次,“北漂”的自己和过去对话,这是一份关于勇气的命题,同时,也暗含着这群人的焦虑。


        电影中,放进了编剧丁丁张很多关于自己和周边人的故事,他告诉我们,当他在跑路演的时候,就收到了房东说房租涨2000元的信息,“和电影里一模一样。”即便如此,他请来了他的房东参加电影的首映礼,“我也挺想让他知道我是做什么的。”


        因为真实的细节,这部电影在提前放映场中,惹得不少女生感动落泪,映后交流的时候纷纷站起来讲述自己的故事。当我们以为这部电影在上映之后,会像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《前任3》那样,打出各种感情牌,引导观众情绪观影。但丁丁张笑了笑,否认了这个想法,他希望能通过映前各种电影物料,真正地打动观众,让观众走进电影院。


        眼前这位在北京从事电影营销近十年的电影人告诉我们,“我相信未来一定会回到最传统的宣发模式,因为只有内容好,才会站在前面。即便只有5%的排片,真正后续决定排片的,是影片的上座率。”


        可惜,电影上映9天,票房仍未破亿,面对这样的票房成绩,我们对话本片监制/编剧丁丁张,来听听他的回应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是什么契机将这部小说影视化呢?


        丁丁张:其实它之前就是一个剧本,是我们先把剧本变成了小说,然后又把小说改回成剧本。其实这是我不断地丰富人物、剧情还有整个结构的一个过程。虽然别人看起来好像我们很顺利,我们7月份开机,然后12月份就上映了,是中国电影的闪电般的速度,其实我们筹备了挺久,剧本2016年就已经做出了第一稿,然后到2019年4月份我们才拿到了最后完整版,中间改了20多稿,而且不是那种小情节上的删改,我们基本上就是重写。


        至于什么契机,我是觉得现在这样的题材的中国电影是很少的,我们缺少这种关注都市人群,关注女性的电影。所以从我个人角度来说,我对这个领域很熟悉,对观众、对我身边的这些女性,我都非常熟悉,所以我觉得应该做一个跟他们有关系的电影,然后来呈现他们的生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905电影网:白百何是第一时间确认的主演吗?

         

        丁丁张:她其实是我们最早定的人,我写小说的时候,我脑海中的声音就是她。所以从整体创作上来说,她是我内心没有换过的一个女人,所以我的台词很多节奏都跟正常的那种台词不同,我希望这个女孩斩钉截铁,希望这个女孩又丧又猛又狠,希望她是一个纸老虎,然后对谁都特别横,就特别像我们在北京待久的人,冷漠,但其实你说我们真的冷漠吗,并不是,你说我们有时候管别人的事吗,好像也没有。


        所以电影里,两个女生的对话,小女孩问她,姐你对刚来北京有什么建议吗,她在电梯里就说,我的建议就是别人没跟你聊天的时候你别聊。那个台词是我觉得只有白百何说得了,别的演员我不知道。我对她的声音状态我都特别熟悉感觉,我们俩也是网友,我之前写第一本书她就很喜欢她买了很多本,后来我们俩就通过私信认识的,然后我们俩加了微信,我出第一本小说的时候,她帮我做了声音的配音,那个是第一次真正的合作。这次电影算是我们俩真正意义上,她的专业和我的专业的首次合作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在这部电影中有放入自己的经历吗?


        丁丁张:有是有,我觉得每一个都是泪。


        今天我的房东会来看首映。说个有趣的事,我在跑路演的时候,我头一天还在讲这个故事,第二天房东说您给涨点房租吧,涨两千。真的跟戏里一模一样,我同意了,我就觉得我不想搬家,就跟小白在戏里边一样,搬家干嘛,我说能不能两年就别涨了。但我房东还是来看今天的首映,我觉得他也要知道我是干啥的。


        然后包括最近这两年接父母的电话,因为我爸爸摔的很严重骨折,腿这块整个要做手术,很害怕接到家人的电话,就跟小白那个处境非常相似,而且我自己现在算是我很明确工作和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什么。


        30岁之前,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未来是什么,你在北京没有立足之地,你买不起房,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,那个时候是最揪心的。所以我就把那一段生活很多的细节放进去。更多的,我是写给主要离开家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,只要是在成长中的年轻人,可能都是这样的,你要面对的就是人生给这种课题,它不断地给你提出新问题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1905电影网:这个片子是对你自己个人的一个总结吗?


        丁丁张:不算是,我觉得它更像是一个作品,一个我愿意去做的电影。


        我之前在杭州一个论坛上,跟一个人在台上吵架。我说我们为什么在做电影的时候,没有更多的去关注我们身边的人呢?当时反驳我的人比我年长,还是一位前辈。我不知道他怎么理解我的这句话,他觉得我像类似于那种,你怎么就变成了妥协的“走狗”,他觉得我在向观众妥协,就是他非常气愤我不能理解他的气愤。我说“为观众服务”这句话有什么错呢,我不是说观众要什么就给什么,我说观众有那么多正常的生活你不写,为什么要写那么多偏激的、远离都市的,或者是现在你还在写在农村的,或者是在偏远山区的,或者说你就是为了要文艺吗?


        我觉得文艺不是错,但是不文艺也不是错,就是正常的故事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去描述呢,一个年轻人买房的压力为什么不愿意去写,我当时也非常气愤,我觉得他误读了我的想法,所以我说中国现在这样的电影真的太少了。确实有女性电影,但是女性电影都在写什么呢,没有写真正的女性。我自己内心觉得,为什么中国女性故事不能搬到大银幕上呢?


        如果是电视剧,你可以讲究更多的人物冲突,戏剧冲突,但它是电影,它可以是一个人物状态,它也可以是一个人物的命运选择问题,这不是技巧问题,所以我自己内心觉得它是一个我想做的作品,而且我未来的作品都希望是这样的,我希望我自己能够完成。

        文/T.T